桃花星——原来我的灵魂深处充满不安——来自战斗民族的妻子的价值观
2020-02-28 23:02:03

 

 

乌克兰美女大学生一站式直达中国家庭

乌克兰在校汉语系专业学妹儿

跨越了中国男士最担心的语言障碍

学习汉语所受中国文化熏陶

更好融入中国社会

 

 

《中国丈夫与乌克兰妻子的跨国旅恋》

不定期连载之1 

莎莎,是一个在乌克兰几乎烂大街的名字,

就好像我们中国的小芳、丽丽等。但是这个莎莎,

全名是Oleksandra Likhachova,

她是我妻子维卡的闺蜜,几乎无话不谈的闺蜜。

对付闺蜜,我可得小心了。

在中国,不是有很多毁在闺蜜手上的案例吗! 

 

莎莎的身材,在乌克兰美女中,

属于娇小玲珑型,生得端庄秀丽,

举止得体,真诚朴实,率真而灵性。

她妈妈就是职业画家,从小耳闻目染,

提笔作画,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她给我和维卡画了一幅,

就此记住了这个有绘画天赋的小女生。

单身的莎莎来到中国成都陪维卡,

维卡说不出的开心---终于可以说乌克兰话了!

 

 

莎莎知道我和维卡在尝试着做桃花星国际交友平台。

她出于对维卡和她的中国老公的信任,对其人品的肯定

,以及亲眼见到自己的闺蜜--维卡,

曾经说过这辈子不可能嫁给中国人,

却在邂逅她的中国先生以后完全改变了既有的原则,

并在婚后享受着真爱和幸福。在这种真实案例的鼓舞下,

她也注册入桃花星平台,愿意结缘优秀中国男士,

希望找到那位属于她的有能力有才华的中国先生。 

 

重点来啦!今天,因为莎莎注册以后,

有多位男士在线购买了莎莎的微信号,

表达了对她的好感甚至是仰慕,

我就顺口说到让莎莎做桃花星平台的代理商之一,

这样她就可以顺便把她的乌克兰闺蜜好友介绍到平台上去注册,

结缘优秀的中国男士。因为我们的平台有分销红利制

(每个女孩被男士邀约,女孩可以分到一部分红利。

而代理商可以通过自己发展的其他女孩获得分销红利),

我也就附带多说了一句:介绍好的女孩子上来注册,

只是花一点介绍的时间,就可以帮助她获得代理商的连带收益,

比用一个月时间画一幅画更有经济价值……

 

 

话音刚落,老婆立即用七成熟的带有乌克兰口音的中国话批评我:

邹,你不要说这样。人的身体要吃饭,灵魂也需要吃饭。

 

 

和维卡对视一瞬间,我也反应过来了

----我的表达方式出现了偏性,

我不应该把绘画和注册桃花星这两件事情唯独在经济效益上进行对比,

这种对比太狭隘了,它们两者之间存在着更多元的对比维度。

而我在强调某种商业觉知的时候,忽略了具有不同的多元生活观念的人的感受。

那一刻,我就是一个只管说自己的赚钱理念的中国商人,

无意识中表达出要利用好时间价值,让时间换来更多的经济回馈,

而不是用自己的青春去为自认为高雅的诗和远方买单!

这乍听起来好像没毛病,因为我们国人已经在这样的鸡汤里泡得太久

---其实,这何尝不是折射出灵魂深处的不安。

带着这样深层的不安,无论男女,怎么可能得到好的婚姻?

 

 

我为自己的表达方式感到惭愧。

虽然我是好心,但可能无意识攻击到了女画家的不同价值观。

换位思考一下,莎莎有莎莎的生活理念和方式,

即使不能说高端或完美,但何必要去破坏别人的小幸福呢?

凭什么不能把生命“浪费”在喜欢的事情上,

以及喜欢的人上。正因为这样的潜移默化的价值观念,

才有可能培养出维卡这样的妻子,在婚恋观上,

始终把感觉放在第一位,而不是钱。

 

扪心自问,我在维卡这样的年龄---23岁的时候,

绝对不可能有维卡这样的公平兼和的人文意识,

这就是不同教育和生活环境潜移默化的差距,

跟技术、文凭和赚钱能力没关系,它是关于人性的温度。

 

我要向老婆多多学习!

 

 

 

 

 

在 爱 里 · 发 现 真 我

LOVE IS NOT SOMETHING WE FIND

BUT SOMETHING THAT FINDS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