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星——人生中打屁打嗝儿那些事
2020-02-27 22:22:43

乌克兰美女大学生一站式直达中国家庭

乌克兰在校汉语系专业学妹儿

跨越了中国男士最担心的语言障碍

学习汉语所受中国文化熏陶

更好融入中国社会

《中国丈夫与乌克兰妻子的跨国旅恋》

不定期连载之4

 

 

吃五谷杂粮的人,有本事舌灿莲花、吹得天花乱坠,自然也会用那张嘴打嗝儿,下面还会放屁。在中国,细思一下,好像还没有特别关于讲究如何打屁和打嗝儿的社交礼节,对吗?尤其我的个人兴趣爱好是修炼内修太极,我们的一个培训班在练功过程中,打屁、打嗝儿、磨牙齿、打呼噜(在内修中睡着的人)都几乎成为常态,而且还鼓励学员们不要不好意思,在练功过程中想打屁和打嗝儿的,就一定要打出来,把浊气放出去。

 

即便有一天老婆维卡的汉语达到可以听懂《道德经》的程度,也真的不敢让她去参加我们的全程功课,因为那里是一片打屁打嗝儿的乐园。而她们从小到大的生长环境,就把当众打屁和当众肆无忌惮的打嗝儿,视为对别人的无礼和轻慢,甚至是侮辱。

筛理一下我的记忆,如果几个朋友在一起,某人不小心放了一个响屁,还带着旋律起伏的那种,如果是比较亲密的朋友,会有人笑一下。而在比较正式的商务场合里,大家都会采取淡然的忽视,好像没发生一样,避免延伸出一种尴尬。即便那个屁很有味道,选择无意识的离开,“嘿,那个真有意思”,念叨一下就走开了。因为你不会因为对方放了一个响屁,就放弃和一个还算谈得来的人继续做生意吧?

 

有一次我对维卡说:那如果人没有控制住,不小心就当众打了一个屁,或打了一个嗝儿,我觉得这也是自然的,只要他不是故意的。可是维卡的回答是:邹,我们人不是animal,比如猫和狗,它们觉得在街上拉尿拉屎,是自然的。我们人要进洗手间。人知道control自己。

 

可见,这个事情搁在了欧洲,就不是这样了。他们会认为这个人缺乏家教,进而延伸到与这样的人合作是不值得的(拉低了自己的尊严)。按照维卡的意思,如果你正在和三五好友谈话,感觉要放屁了,就excuse me,然后去洗手间放屁,或者到不给对方造成声觉和嗅觉影响的地方去放屁,或者打嗝儿(要么训练一种功夫,在打嗝儿时用手盖住嘴,尽量不发出声音,关联的礼仪动作包括在凑近了说话时用手盖住自己的嘴避免口气和唾沫影响对方,或在用牙签剔牙时用另一只手盖住嘴)。

 

我当然尊重和理解维卡的这些概念和意识,但也经常调侃:所以东欧那边的人做事慢,做着事情还要单独给放屁和打嗝儿分出时间和空间,而我们中国人就在放着屁和打着嗝儿的功夫已经把事情做完了……

 

可是有一次,维卡吃东西噎着了,不自觉的扯嗝儿,我就笑她:咦,你怎么也……

她说:邹,这个不一样,这个不是打嗝儿,这个是不能control的。然后她就捂住嘴,尽量减小动作幅度。我就顺势问她:那如果有个人那几天身体不好,不知觉的就打了一个响屁,怎么办?

那就表示道歉,维卡说。

 

在那个语境的场景中,我明白了:可以打屁,但是要对这种行为有觉知,

并通过表情和动作表达一种轻微的道歉和自制。即:告诉别人我知道自己做了轻微的无礼的事情。

朋友们,关于打嗝儿打屁那些事儿,你们怎么看?欢迎留言分享。

在 爱 里 · 发 现 真 我

LOVE IS NOT SOMETHING WE FIND

BUT SOMETHING THAT FINDS US